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貿協搭起PMI大平台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1期106.07 / 劉書甯

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貿協搭起PMI大平台 助台商南進「打通關」台灣產業及金融業海外布局軌跡迥異
政府推動的「新南向政策」,現任外貿協會董事長的黃志芳可說是重要的推手,原本擔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在轉戰外貿協會董事長職務之後,對於新南向政策的推動,已被視為是他在貿協最重要的任務。在他看來,現在的新南向,某種意義上可說是「大航海時代」一個新紀元的來臨,外貿協會將透過PMI,即人才、融資導引、商情資訊搜集等3大項重點工作的串聯,為有志新南向的金融業者或台商,搭起有力的平台。黃志芳在貿協對於新南向政策推動著力之積極,從他辦公室一進門處的一塊玻璃板,就可看出,這塊幾乎相當於一面牆大小的玻璃板上,滿滿都是思考對於新南向如何順利推展的策略,包括必須化解的障礙、企業與金融業需要哪些協助等,以及他和他的幹部們腦力激盪之後所提出的執行架構,足見黃志芳在新南向政策的投入及用心。對於貿協在新南向政策推動上所扮演的角色,他更以要扮演「星際戰艦」,作為他的期許。觀察百年多來,世界主要國家的產業及金融業擴張的速度,黃志芳有感而發的說,在英國這個上百年的老牌金融大國,其全球金融布局打從19世紀就已開始,因此談到金融業隨產業而走的國際化布局,可說駕輕就熟,馬上就有現成的資源,舉例來說,渣打銀行在東南亞,就有超過140個據點,這和我國產業及金融業在海外布局的軌跡,大不相同。我產業及金融業海外布局軌跡迥異回到台灣的情況,他觀察,我國產業在1980年代末期,因為當時《勞動基準法》開始上路,產業面臨人力資源等生產成本上升,因此開始第一波的外移,中國大陸及東南亞,都成為台商外移的目標地區,在中國大陸,依據國台辦的統計,總共已有9萬多名台商,而在東協國家,依據東南亞台商協會的統計,總共有超過2.5萬家台商已進駐東南亞市場。說到這裡,更宏觀的來看:「過去30、40年,我們形同已在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建立了2個『製造業帝國』!」但相對於產業在中國大陸與東南亞的蓬勃發展,再回過頭來看台灣的金融業,黃志芳則直言:「相對於產業擴張的速度,台灣金融業腳步太慢。」在缺乏金融業者在海外的有力奧援之下,使得我國企業在海外打拚,經常會面臨在地融資的辛苦,也因此得找其他方案。在新南向政策上,黃志芳以PMI來點出「打通關」的3大元素,其中,M就是指融資,他形容,M不僅與金融關係密切:「更是重中之重!」說到這裡,黃志芳認為,國外不乏有相關經驗值得借鏡的國家,其中日本經驗,他就認為非常有學習的價值。日本對外經貿戰略體系值得借鏡黃志芳進一步說明,日本經驗之所以值得效法,對於產業投資海外,金融業的協助及搭配政策的執行,整個可說是一套非常有層次,而且周延的系統與執行架構;更明確的說,他認為,這顯示了日本的對外經貿戰略體系及架構非常的完整,政府及半官方體系搭配了國內首屈一指的5大商社,以及大型銀行集體投入、具體執行, 也因此不僅在第一時間,就能掌握最新的海外投資商機,而日本商社與半官方的市調機構再把擬投資的項目、制定的計畫,透過緊密的合作加速執行,並集結日本國際開發銀行之力,在融資上得到充分的奧援。在計畫完成之後,接下來就是分工執行,他指出,5大商社在執行海外投資計畫時,各自在不同的產業有一席之地,亦有完整的產業鏈,這也使得日本在競標海外各類的大型基礎建設,不愁發包時沒有完整的產業供應鏈作為後盾,也因此不會有接了案子卻無法如期完工的風險或變數。反觀台灣,正由於沒有上述近似於日本那種嚴密執行的架構,以及有層次的資源、機構整合,由於結構較為鬆散,因此對海外基礎建設,接案種類頂多只能接「小包」。黃志芳也透露過去的甘苦談經驗說,數年前他還在民間企業時,就曾吃過這樣的虧。他回憶曾代表公司去印尼、越南對資通訊產業相關的標案投標,當時的國際競爭者有美國的思科、中國大陸華為等大型電信集團,明明台灣業者的解決方案,不比其他國家的電信業者差,但永遠都是在最後關頭,當技術不相上下時,就輸在計畫性融資的評比,導致敗北。深感國銀對廠商的融資支持,對於廠商在海外發展的重要性,倘若沒有金融業者在這一方面的有力奧援,廠商擴張海外布局的競爭力,將大受影響。韓國輸出入銀行扮外貿重要推手不過話鋒一轉,黃志芳認為這種情況,現在已慢慢在改善,他以中國輸出入銀行為例,新任理事主席林水永在上任之後,就非常積極針對新南向,親自下鄉到中南部舉辦了多場的「新南向融資說明會」,而輸銀的資本額,也將從120億元逐年增資到320億元,已是一個新的開始。此外,包括農業信保、中小企業信保,以及海外信保等3大信保的融資額度與操作空間都已漸擴大:「現在可說已走在正確的方向之上。」對於輸銀在廠商走出海外所扮演的角色,他直言其重要性,也點出台灣與其他國家,如韓國最明顯的落差,在於資本規模;我國輸出入銀行的資本額,僅為韓國輸出入銀行的1/10而已,這也使得產業的需求及輸銀在輸出保險、融資等所能提供的額度,差距擴大,這對台灣產業而言,是非常可惜的事。而讓黃志芳感觸更深的,是數年前韓國的輸出入銀行,還因為台灣資金市場的利率,在亞洲市場是出了名的低,特別跑到台灣來借錢;「這等於向台灣市場借低利資金,然後拿到韓國去幫韓國的產業走出海外發展!」而韓國可說是台灣的主要貿易競爭對手,換言之,這等於借錢給台灣的貿易對手去擴張海外的實力,去擴張海外的布局。新南向的重點不只在產業,也在於金融業,包括金融業也要齊心:「不僅是新南向,整體的國際化,也是一條必走之路!」在黃志芳看來,台灣的內需市場較小,而且沒有天然資源,外交處境也相當艱困,因此,唯一的路就是向外打拚。「人才」為新南向政策重要經濟戰略新南向政策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經濟戰略,黃志芳點出:「就是以人為本。」他認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政府並未注意到企業在南進時,所需要的人才養成,因此,很多是由企業自己想辦法培養南進所需的人才。這種例子不只一個,而且從傳統產業到高科技產業,所在多有。如某個國內知名大型化工企業集團,就直接赴越南找優秀的學生,提供獎學金讓他來就讀台大化工系,等畢業之後,該生可在台灣的總公司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再回到越南當地的分公司工作。此外,位於嘉義的遠東機械也是一例。遠東機械每年都找印度的100名高中生,前來就讀台灣的大學,之所以鎖定印度,是由於印度人的英文好,未來在跨國業者,可運用的面向非常廣泛;此外,像聯發科,也同樣在IC軟體設計的高階人才培育裡,鎖定印度的大學畢業生,以獎學金協助這些優秀大學畢業生來台灣進修。大企業集團需要人才之外, 黃志芳也強調:「中小企業同樣也需要!」由於中小企業所能培育人才的資源有限,這就是政府必須協助之處。他對此透露,外貿協會已爭取教育部的協助,未來包括獎學金的名額會增加,也會有更多的人才培育計畫,讓印度及東協國家這些優秀的學生,在完成學業之後,就可以直接和台灣產業的人才需求密切的「對接」, 或是這些學生亦可選擇回到東協國家,協助台商在當地的企業來打拚,因此這也將與當地的台商,作緊密的串聯。回顧前幾年因為對於東協人才養成及供需未妥善媒合的情況之下,所導致的後遺症:「竟然拿完台灣獎學金、念完書的學生,在回到東協之後,反而被日韓企業吸收過去,而不是為當地台商所用!」這非常的可惜,而且在台灣念過書的這些東協國家的學生,之所以這麼受日韓企業歡迎,最主要是在台灣所接受的訓練,有一定的品質保證,現在台灣有29,000多名東協的學生,正在台灣就讀,這將成為新南向推展的重要人才庫。另一個明顯的現象,就是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黃志芳分析,在台灣,有60萬名的外籍移工,很多人可能意想不到,這些外籍移工在台灣工作3至5年之後,回到東協在當地台商之間有多搶手,因為這些移工在台灣工作一段時間,關於工作倫理等,已吸收了台灣的觀念,不用再從頭教起,所以受到在地台商的青睞。台灣醫療技術出口將是一大亮點在各產業領域裡,台灣也有一定的出口強項,黃志芳隨即強調,台灣醫療技術的出口,就是新南向的一大亮點。他舉例,像是越南因為當年越戰影響,每年有千萬人出國治療癌症,過去他們不是去新加坡,就是去歐美,未來台灣可開發這塊市場;此外,印尼亦對台灣的醫技非常感興趣,黃志芳指出,近來貿協就安排印尼參訪團,來台參訪榮總、長庚及馬偕等3家醫院。「台灣的醫療是真的有競爭力!」甚至因為對台灣醫療競爭力的信心,有台商就直接在越南平陽省,自行斥鉅資,興建了具高達2,000張床位的震興醫院,而且已著手找台灣的醫院來幫助經營。台灣醫療技術之所以在東南亞市場有切入點,各國有不同的需求,例如印尼是因為醫療水平不夠,馬來西亞則是因為私人醫院費用太高,竟是台灣的3至4倍,所以有錢人紛赴海外就醫。黃志芳再以明確的數字舉例鼓舞醫療產業加入新南向的信心,他說,去年外人來台灣就醫,有23萬人,其中有28% 來自大陸,另有17%來自東南亞,顯見醫療產業搭配新南向的發展潛力,而且現在台灣醫療產業還能進而和ICT、交通運輸等結合,發揮更大的前進海外優勢,絕對是值得透過新南向政策進軍東南亞的明星產業。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A Fault Tole..
new! CULTURE SHIF..
new! MMT: The End..
new! 純網銀的鯰魚力-將來銀行..
new! 香江變局之台港經貿金融實..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06070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1期106.07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

南向政策過去一向是歷任政府的經貿戰略重點,新政府上任後,所推動的「新南向政策」引起迴響,金管會更鼓勵銀行南向,協助產業掌握新契機。然而,國銀揮軍南向是機會,也是挑戰。如何真正掌握此金融商機,需要各界一同激盪與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