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探討數位貨幣多種面向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9期107.03 / 採訪、撰文:張舒婷

探討數位貨幣多種面向 全球金融監理待考驗數位貨幣之金融影響與政策因應研討會
隨著數位貨幣浪潮席捲全球,台灣金融研訓院與臺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攜手舉辦「數位貨幣之金融影響與政策因應」研討會,協助產、官、學更深入理解數位貨幣。若談到近期金融市場最熱門的話題,「加密貨幣」一定赫然在列。根據統計,目前全球已有多達約1,500種加密貨幣,截至今年1月底,所有加密貨幣的總市值逼近US$5,900億,超過台灣逾US$4,557億的外匯存底規模。為什麼加密貨幣這麼受歡迎?基本上,加密貨幣屬於全球性的虛擬支付系統,運用區塊鏈(Blockchain)的技術,使用者之間是對等的,可透過P2P(點對點)直接進行交易,所有交易往來紀錄可公開保存於各個節點,不能任意竄改,完全「去中心化」。交易人只要透過電子私鑰來認證、簽章便可使用,身分也會保密。加密貨幣的好處,包括提升交易速度、大幅降低交易成本,而且即使是遠在千里之外的跨境交易,也能迅速完成,相當便捷,於是加密貨幣的身價也水漲船高。以最具代表性的比特幣為例,2017年的漲勢凌厲無比,比特幣一單位價格最高曾觸及US$20,000(約新台幣600,000),2018年1月卻反轉,甚至一度跌破US$6,000。數位貨幣 撼動各國央行主權被稱為「全球央行的央行」的國際清算銀行(BIS)總裁卡登斯(Agustin Carstens)日前也公開痛斥比特幣是「泡沫、龐氏騙局、環境災難的集合體」,並呼籲各國央行應當與財稅、金融監管等部門齊心合作,確保支付系統正常運行,維護實體貨幣的真正價值,以免數位貨幣成為現行金融體系的寄生蟲。「新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也並不看好,認為比特幣是「泡沫之母」,價格早晚要歸零。對於各國政府與央行來說,發行法幣是一種主權象徵(編按:由政府發行的紙幣,如新台幣、美元皆是。其價值為自由浮動,但發行者無義務將貨幣兌現為實物)。這是無庸置疑的,數位貨幣卻完全打亂了各國央行捍衛主權的權限。換言之,以國際間進行貨幣清算的立場來說,加密貨幣崛起,將弱化央行職能,並衍生後續爭議,也難怪卡登斯談到比特幣時,措辭如此激烈,完全不掩飾他的憂心與不滿。但不論比特幣的價格走勢將如何變化,或者各界對加密貨幣如何眾說紛紜,都無法否認一件事:數位貨幣已經撼動全球各項金融創新服務與支付系統,尤其區塊鏈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數位貨幣也理所當然將成為金融界不可忽視的要角。去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IMF)執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提出她對加密貨幣的看法:「對全球央行和監理機構來說,現在是該開始認真看待數位貨幣的時候了。」產官學齊聚一堂 探討數位貨幣發展有鑑於數位貨幣來勢洶洶,各國紛紛開始研擬將其合法化,或納入監管制度,日本開了第一槍,2017年下半年率先允許比特幣作為合法的支付工具,並由日本金融服務局(JFSA)主管監督,其他如歐洲、英國、美國、澳洲等先進國家,或者亞洲的南韓,也積極研擬相關管理法條,甚至開始討論是否由央行發行數位貨幣。身為全球金融體系一分子的台灣,也不應該置身事外。「台灣有完整的產業鏈,有成熟的金融服務,有優異的資工人才,在數位貨幣的時代,有機會發揮自己的力量。」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堅信,只要現在把握時機,在未來的趨勢中,台灣可以有一席之地。為了協助各界更深入理解數位貨幣,以及隨之而來的挑戰,台灣金融研訓院與臺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攜手舉辦「數位貨幣之金融影響與政策因應」研討會,邀請產、官、學界的專家來討論、交流對數位貨幣的想法,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副主委鄭貞茂及國發會副主委邱俊榮等官方代表,皆來共襄盛舉。施俊吉致詞時,引用英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劇作家莎士比亞名言「Nothing will come of nothing」(沒有來自沒有),為比特幣做了註解。「沒有來自沒有,無才會生無,不會無中生有,但比特幣卻是無中生有,從1單位US$10,000,成長到現在,總值已經US$1,600億。」他指出,US$1,600億(折合新台幣約4.6兆)接近臺灣銀行的資產總額(約新台幣4.8兆),也逼近台灣外匯存底的1/3,而且還是中央政府總預算的2倍有餘。如此龐大的金額總值,絕對不可能當作空,也不能當作無,但他也提出警告:「比特幣如果淪為泡沫,可能會演變成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泡沫。」他進一步引據近日《經濟學人》所刊出的圖表解釋,3年前比特幣的單位價格若是US$1,在不久前達到高峰,約為US$20,000,等於膨脹了20,000倍。1637年的鬱金香泡沫,在單位價格攀上巔峰的時期,曾經膨脹了40倍,若再與法國1720年的密西西比公司泡沫、同年在英國發生的南海泡沫,以及2000年網際網路泡沫進行比較,他的結論是:「比起歷史上著名的泡沫經濟事件,比特幣確實來得更嚴重一點。」不過,施俊吉並非一味看衰比特幣,「資產價值膨脹到如此之高,也不一定就是泡沫。」數位貨幣帶來金融監理挑戰所以,比特幣究竟會不會是個泡沫?或許現階段還沒有人能提出正解,但可以肯定的是,相關議題注定會持續引起全世界的討論。因為,對於金融監理機關而言,數位貨幣不僅為產業界帶來嶄新的契機,也同時帶來前所未有的監理挑戰。顧立雄會中指出,最近有兩則相關新聞深受注目,一是日本知名的數位貨幣交易平台Coincheck被駭客駭入,損失金額高達¥580億(約新台幣155億),日本金融廳及警方都已經介入調查。另一則是韓國發布規範,終結數位貨幣的匿名交易,若真要交易,就必須採行實名制來規範。現在各國監理機關多以積極的態度來面對加密貨幣,他認為,唯有深入了解其創新科技與服務的特質,才能辨識機會及金融資安、洗錢防制等風險,進而訂定適當的監理政策,保護業界與消費者。不過,即便現在各界看數位貨幣,只覺得充滿不確定性,傳統金融體系更是戰戰兢兢,但央行副總裁陳南光說:「其實1994年巴西就已經發行虛擬貨幣了。」他解釋,當時巴西通膨率高達2,500%,巴西政府便在原本的法幣(cruzeiro,貨幣符號為)外,又創造出另一種名為URV的虛擬貨幣,民眾的日常生活商品、勞務都使用URV來「計價」,其餘部分仍可使用法幣作為交易媒介。當時,巴西所有商品或勞務皆同時標計URV的價格,以計算的價格會持續變動,但URV標示的價格永遠不變,但假設今天A商品同時標註URV 1、10,幾個月後,A商品漲價變成20,但仍然是URV 1。巴西政府透過這樣的手段,達到國內的物價穩定,民眾對URV接受度也日益提升,實施3個月後,巴西政府正式宣布URV成為新的法幣,名為Real(貨幣符號為R$)。「一般我們在討論貨幣時,只會當作交易媒介來討論,但這個例子讓我們知道,計價單位才是貨幣最核心的功能。」陳南光說。比特幣應視為高度投機的金融商品既然已有先例,為何主管機關仍覺得監管加密貨幣困難至極?因為,要釐清加密貨幣的本質為何,甚至它到底算不算是一種貨幣,都極難下定義,也讓它一直遊走於灰色地帶。以現況來說,除了日本和德國,其他國家普遍認為數位貨幣稱不上是一種「貨幣」,而是一種「商品」,台灣也視之為「具有高度投機性的數位虛擬商品」,所以便用監管金融商品的思維來加以規範。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經濟學博士汪建南表示,雖然比特幣和法幣一樣,沒有內在價值,但法幣有政府信用與稅收作為支持,債券、股票也分別有利息、股利作為計算價值的基礎。反觀比特幣,不管盛行到什麼程度,目前就是沒有任何來自特定單位的支持與保證,現在價值完全根據可換得多少法幣、約莫換來多少商品而定,加上它的供給有限,在供需不均衡下,價格波動性會很大,「現在比特幣的交易很像是賭博、賽局。」汪建南說。也因為投機性過強,所以,一旦有任何政府突然公布新的政策,都可能成為壓垮比特幣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些都是比特幣的本質與現有流通貨幣大相逕庭之處。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凱君指出,一般貨幣的功能,應當包含交易媒介、計價單位、價值儲存等,但以比特幣來說,即便現階段已有商店接受用比特幣來支付款項,但數量畢竟很少,因為比特幣發行量仍少,價格波動性又高,要作為普遍性的計價單位和價值儲存工具,還有一段漫長的距離。不過,各國政府之所以仍對數位貨幣嚴陣以待,除了擔憂這些虛擬貨幣崛起後,將可能弱化中央銀行的職能與權限外,國際清算銀行的報告指出,隨著加密貨幣使用量增加,將影響準備金供需、貨幣正常流通的速度。再者,若是有心人士想規避外匯和資本管制,其實可以利用加密貨幣進行跨境支付,鑽法律的漏洞。對於商業銀行來說,加密貨幣的興起也可能排擠銀行存款,使銀行資金短缺,這對於銀行最基本的貸放業務會有很大的衝擊,如果進一步影響到企業的融資穩定度,勢必會傷到經濟發展的根本。我國央行看法與歐洲央行類同換個角度來看,也因為加密貨幣發行量目前仍維持在低檔,一般人感受到的衝擊並不強烈。不久前,歐洲央行也表示,目前加密貨幣與實體經濟的聯繫不強,使用者接受度不高,交易量偏低,尚不至於影響物價穩定,或危及金融安定。目前我國央行的態度,也差不多是如此。央行的基本立場是:目前像虛擬貨幣這樣的「商品」,對台灣的支付系統、金融穩定度、貨幣政策的執行,都沒什麼影響。央行僅呼籲投資人,若要交易虛擬貨幣,應該多多留意自己的風險承擔度。不過,各界專家一致認為,正因為這些虛擬貨幣現階段尚未釀成太大的問題,所以此時便該防患於未然,儘量讓遊戲規則明確而具體。隨著數位貨幣的接受度提高,以及其他客觀條件逐漸成熟,金融體系走向「數位貨幣與實體貨幣共存」的局面,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ICO是否納入金融監理沙盒 須依循理想進程因為數位貨幣問世而衍生的另一重大議題,還包括ICO(數位貨幣首次公開發行)的運作機制。ICO的概念很接近股票市場的IPO(首度公開募股),不同的是,IPO是企業為了發展業務、擴大規模而向公眾籌集資金,ICO募集的則是數位貨幣,公司發行自己的加密貨幣來吸引投資者,投資者取得其加密貨幣後,成為股東,從該加密貨幣作為回報,目前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比特幣。對於ICO,西方先進國家的態度算是相對開放,美國、英國、加拿大都以個案來判定是否可發行,而且美國已成立了ICO委員會,作為認定的專責機構。俄羅斯基本上也同意,但限制ICO募資規模必須在其國家法幣面額價值(rubl,貨幣符號為)10億以內,折合新台幣約5億元。東方國家中,除了日本、新加坡允許發行,但要求受到特定法規所規範外,中國、韓國都嚴格禁止。至於台灣,《金融監理沙盒條例》公布在即,據了解,ICO、虛擬貨幣交易所相關業者也曾經表示有意被納入沙盒,但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對於國內發展ICO,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以主管機關的立場表示,對監管機關來說,透明度和適當監管頗為重要,然不只是加以監督、管理,其實也希望能透過ICO的管道,支持輔助原有金融系統運作的新技術,誠如金融業授信對象侷限性較高,P2P借貸平台出來後,可以滿足更多有融資需求的人,他也樂見ICO能促進新創業者募集資金。汪建南認為,若數位貨幣功能類似公開發行的證券,具有分享利潤或股東行使投票權等功能,就應當與證券受到同樣高標準的監管。如果是有心人士蓄意放出不實消息,企圖操控市場或價格波動,監管機關也要查緝,並追究其責任,予以處罰。當然,推動ICO前,還是需要各界對於加密貨幣有一定的認知與接納。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建議,理想的進程,應該是各界先了解何謂加密貨幣、確認其貨幣性質,接著則是針對加密貨幣在電子支付、稅務、消費者保護、資訊安全等領域做實驗,完成這些階段後,才能看看是否有望邁向ICO的歷程。持續研究數位貨幣 考量未來可能性數位貨幣問世,還掀起另一個所有國家都在思考與討論的議題:是否由央行自行發行官方的加密貨幣?「央行到底要不要發行數位貨幣,有很多元的選擇。」陳南光提到,數位貨幣的確有多元性發展的優勢,可以專用於金融交易、清算,或其他行業也有可能。對央行來說,也可以當作額外的貨幣政策工具,有助於央行設定通膨目標,巴西算是一例。不過,他也強調,數位貨幣加密、去中心化的特質,勢必衝擊到銀行在支付系統上的地位,也會損失存款,久而久之,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會萎縮,可能便會發生「narrow banking」的現象,對銀行業者而言,真的願意發展成此等型態?這確實非常難斷言。陳南光認為,我們該做的,除了繼續研究相關議題以外,也要選擇適合台灣金融體系的創新模式。倘若央行選擇不發行數位貨幣,那就必須改進央行的支付系統;若真的要發行,要直接發行或透過銀行發行?要採實名制或匿名制?選擇非常多,但也需要更審慎考慮才行。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關稅戰無助於解決貿易赤字..
new! Taiwan Must ..
new! Fintech with..
new! Who Will Fil..
new! Individual A..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30938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9期107.03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

封面故事:數位貨幣之金融影響與政策因應過去十年來,出現大量的貨幣創新與貨幣擴張現象。時至今日,數位貨幣的經濟規模,已經比現實中部分國家的經濟規模來得巨大。其中,尤以加密貨幣--比特幣,堪稱為近年來最受矚目的金融商品。面對數位貨幣的強勢興起,本刊特企劃探討其發展脈絡、挑戰,以及對金融市場之影響,並介紹國外相關政策,以供借鏡參考。內容大綱:20 數位貨幣發展脈絡 隨FinTech興起 建立不容小覷的金融影響力22 數位貨幣之金融影響與政策因應研討會 探討數位貨幣多種面向 遠瞻未來金融發展28 數位貨幣的因應策略 面迎數位貨幣時代 綜合分析各國策略現況31 對數位貨幣相關的政策回應 剖析數位貨幣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