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搶救台灣經濟力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5期106.11 / 採訪、撰文:李于宏

搶救台灣經濟力 先拋開做硬體的套路專訪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吳榮義
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不必局限在招商,而是發展好的經營模式,進一步將這套模式輸出海外,才真正有助擴大投資。為打造台灣優質投資環境,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召開「加速投資台灣」會議,期能扭轉台灣自2000年以來投資低成長的窘境。扮演重要角色的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榮義,長期關注台灣經濟發展,過去亦是執政團隊經濟政策的重要掌舵者。他認為法規鬆綁、思維轉型與公私協力,是改善台灣投資環境的關鍵。以下為他所提出的觀點: 企業要跳脫成本導向的經營法則我認為要加速投資台灣,最重要的是投資環境的改善;投資環境範疇很廣,包含最近常提到的「五缺」,都是投資環境的一環。至於如何營造友善投資環境,當中最關鍵的,是制度的修改。台灣過去是傳統加工製造業,例如鳳梨罐頭、製糖、香蕉等農產品加工,後來演進至輕工業、民生必需品等。當時台灣一年出口美國2億多雙塑膠鞋,現在很難想像,那時可說是台灣經濟發展最好的時刻,出口的商品從電視、收音機,到後來的電腦、ICT產品等,但現在都式微了。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台灣當時有很多台商到中國投資,每年30、40億美元,一路成長到百億元,馬英九政府時代更持續加碼,若非太陽花學運,將服貿、貨貿擋下來,台灣早已向中國傾斜。然而,台灣與中國連結過於密切,企業外移導致產業空洞化,工作機會逐漸減少,因此現在是產業轉型關鍵期。不過,台灣目前還有很多產業有cost down (降低成本)的傳統,像台積電、聯發科、台達電這類有開創性的公司,仍是少數。原因是過去很多中小企業看中國人多、市場大,又對台商招手,覺得不需要改變經營思維,只要西進就能維持獲利,但這種觀念反而綁住台灣,目前台灣很多公司都沒有能力研發。而且,中國對台灣在政治上仍有敵意,又利用台灣的技術與資金,發展自己的產業轉型。原本台灣的產業技術比中國好,但現在他們已經急起直追,與台灣在國際市場的供應鏈上,從互補變成競爭。如果台灣政府無法找出對策,未來經濟前景堪慮。打破傳統、產業升級箭在弦上 另外,從經濟成長率來看,台灣經濟成長率在1980年至1990年那段期間,平均年成長率在7%以上;1990年至2000年,也差不多有7%;但2000年後的10年間大幅下降,平均只剩下3.8%;2010年時還有3.6%,但現在只能「保2」。當然,隨著台灣逐漸走向成熟經濟體,經濟成長速度本來就會放緩,不過目前有許多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成長率還是很高;韓國、新加坡也還是比我們高,這代表台灣本身一定有問題,主要是投資低、稅收不足導致政府消費少,以及民間消費疲弱所致。其中,民間消費受人口老化、薪資水準停滯等因素影響,加上有消費能力的中高所得族群在海外消費,導致國內民間消費占GDP比重降低。而在固定資本形成方面,1980年至1999年的20年期間,每年平均成長8%以上;但2000年至2009年,平均是負0.6%。雖然這是網路泡沫、金融海嘯兩大世界性的經濟危機所導致,但連續10年投資負成長,對台灣經濟來說是很大的傷害,這也凸顯台灣以製造、代工為主的產業特性,遇到全球經濟危機就束手無策。因此,現在最重要的是產業升級。政府推動「五加二」創新產業,著重物聯網軟硬體升級、綠能等,都是台灣現有仍具優勢的項目。不過,投資需要技術與資金,台灣的產業界對這些領域不熟悉,也不願意冒風險,但現在應打破傳統,不能墨守成規。減稅、免稅,獎勵投資條例等,基本上都還是過去那套做法,已沒辦法因應新的經濟情況。金融機構須改變傳統放款方針 現在談金融機構如何加強投資。台灣全體銀行存款約30兆元,放款22兆元,當中8兆元的差額,就是銀行無法放出去的錢。為何銀行無法將這筆錢放出去?以前傳統銀行放款都是以房貸等抵押貸款為主,因為銀行不敢冒風險,但現今的經濟環境已不同,美國市值前10大公司,包含Facebook、Amazon、Google等,都是軟體公司,而軟體公司沒有不動產,他們的資產都是「靠腦筋」。然而台灣前10大公司,都是製造業居多,在這種情形下,台灣要發展軟體業,銀行仍採傳統放款方式,軟體公司怎麼借得到錢?而且,軟體這種東西做出來也必須找市場、找合作對象,一樣要投資。我最近與台中市長林佳龍到矽谷,聽很多公司分享新觀念、新技術,但這其實不夠,還必須要與市場連結。台灣新創企業有很多新的idea,但市場在哪?銀行對此能否因應?這是經營方法與理念的問題。因此,金融機構須改變思維,了解台灣在硬體上難以與中國競爭,且經濟發展到一個程度,不能再只仰賴硬體。另外,政府法規也要與時俱進,金管會的觀念要改,法令必須鬆綁。目前很多人說台灣沒有投資機會,但仍有許多需要錢的新創企業,卻無法募得資金,這個問題一定要改,因此才有台杉公司的成立。目前台灣民間的創投,主要是集中在B輪與C輪,也就是技術趨於成熟的實業,這些公司投資風險較小,但新創產業多屬剛有idea的A輪,技術也還未成熟,銀行不願承擔風險,就由台杉扮演協助的角色。很多新創公司有好的技術,但沒有經營、行銷管理等其他方面的專業。此外,很多領域都已經有人切入,要發展新創事業難度很高,尤其要做全新的東西,更是不容易。如何開拓市場、並通過市場的檢驗,都是新創產業的挑戰,台杉除了提供資金,也能在行銷、經營管理等方面給予新創事業協助。另外,我認為台灣社會一直不容許失敗,也是新創事業發展的阻礙。很多人只想著失敗了錢會收不回來,因此銀行放款都會要求抵押,至少還可以拿回一部分的錢。不過,投資本來就是有賺有賠,創投公司投資很多新創事業,只要有1、2家成功,資金就能回收。全球化時代下的全球投資思維有人建議,政府應該積極招商,吸引外資來台投資,我認為這也是傳統思維。只要投資環境夠好、夠友善,外資自然會來,不用特別談招商。另外,台灣現在游資多,也可以到國外投資,畢竟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要想的是如何讓資源更合理的配置。台杉與美國矽谷連結的目的,就是希望將台灣的技術發展到海外。台灣企業到美國開公司,可利用台灣相對較低的成本,將研發留在台灣,並將終端產品深入美國市場,相同的思維也能用在南向國家。我認為,不必局限在招商,而是發展好的經營模式,進一步將這套模式輸出海外,才真正有助擴大投資。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關稅戰無助於解決貿易赤字..
new! Taiwan Must ..
new! Fintech with..
new! Who Will Fil..
new! Individual A..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18883
台灣銀行家雜誌第95期106.11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

投資不振是經濟成長動能衰退與年輕人薪資停滯的重要因素。新任閣揆賴清德喊出:「加速投資台灣」,做為拼經濟重點,賴清德如何點火引動國營事業、外資、本國企業投資,各界都在關注。台灣金融研訓院邀集國營事業、金融業者、產業公協會、民間企業,深入探討這個影響未來台灣經濟的關鍵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