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特別企劃

特別企劃

擁全球最大網路金融生態系

108.06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4期 / 撰文:Matthew Fulco 譯:廖珮杏

擁全球最大網路金融生態系 中國打造特色金融科技特別企劃 國際篇
中國行動金融普及率高,為世界之冠。數位銀行平台的盛行,讓中國金融業的效率、包容性和競爭力都有長足進步,但許多亂象的興起,也讓中國政府積極介入,試圖再次掌握全局。 中國在私人公司的創新與政府的強力介入下,打造了一個強大的金融科技生態系。中國這個頂級的金融科技中心,擁有全球最大的網路金融生態系。在阿里巴巴與騰訊的帶領下,中國不到10年就捨棄了長久以來的現金習慣。政府媒體《中國日報》表示,大約75%的中國人偏好數位支付。在無現金支付的競賽中,中國僅次於瑞典。顧問公司PwC指出,中國的行動金融普及度高達86%,為世界之冠。中國人幾乎可以用智慧型手機的應用程式或掃描QR Code,購買任何日常用品。還可以用微信和支付寶申請商業貸款、抵押貸款或投資各種理財商品。科技龍頭受政府支持 金融科技大行其道中國政府有必要擁抱金融科技。該國12.24兆美元的GDP中,有60%以上來自長期無法獲得貸款的私人公司。傳統銀行認為大型國有企業更可靠,總是把錢貸給它們。而且因為該國沒有傳統的信用系統,銀行也會對一般借款百姓挑三揀四。不過中國科技巨頭比較不擔心貸款者的風險問題。他們可以從企業和消費者那裡獲得大量資料,評估小公司或個人的信用。即使中國經濟趨緩,貸款需求依然強勁。2018年3月,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的消費貸款高達950億美元,是前一年的2倍。據彭博社報導,這個數字是國有巨頭中國建設銀行小額信用貸款業務的3.7倍。當然,阿里巴巴跟騰訊都得益於政府的大力支持。這麼說並非意指他們的金融平台太弱。這些平台即使核心技術並不新穎,但比世界上富有國家的任何商業應用科技都要先進。但政府的支持是一劑強心針,讓它們的服務大量普及。相較於美國,中國政府為大型科技公司提供了更大的空間去嘗試網路金融。谷歌、臉書、亞馬遜如果有這個機會,應該早就成為數位銀行業的巨頭。但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美國政府把大型科技公司和大型金融公司分開;中國則放寬監管,允許線上支付市場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擴展。《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雜誌指出,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甚至明確表示,「他將開放不受監管的科技公司進入這塊昔日需要金融牌照的領域。要先給這些公司自由發展的空間,之後才立下規範。」2015年,中國政府允許阿里巴巴和騰訊建立虛擬銀行,並頒給這兩家科技巨擘銀行牌照。他們的生意一飛沖天。《第一財經》的數據就顯示,截至2018年10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浙江網商銀行MY Bank資產累計約782億人民幣,帳面放貸4,468億人民幣,淨利潤4.04億人民幣,不良貸款率為1.23%。微眾銀行WeBank則更技高一籌,資產規模達817億人民幣,放貸規模8,700億人民幣,淨利潤15億元,不良貸款率僅有0.64%。科技新創公司踏進金融業 P2P貸款樓起樓塌中國邀請科技巨擘踏入銀行業是一項史無前例的創舉,但也經過精密算計。一方面,阿里巴巴和騰訊滿足了傳統銀行無暇顧及的中小企業和小額信用貸款需求,同時提供了操作順手易懂的數位銀行平台。如今,中國金融業的效率、包容性和競爭力都比科技巨頭進軍之前有所長進。此外,主導權都掌握在這些科技巨頭手中。他們未必是傳統的大型銀行,但都是財力雄厚的上市公司,且與中共高層關係密切。後者正是它們成功的原因。這些公司進行符合政策目標的金融實驗,藉此獲得政府的信任。金融科技業的新創公司就沒這麼好運了。中共當局依然讓它們進行實驗,但若出現問題就會嚴厲制裁。在不受監管的金融圈,出問題是難免的。如果你能夠在制裁中活下來,你就贏了(但還是可能得付出極大代價)。中國P2P貸款業的暴起暴落就是個好例子。P2P貸款在巨大需求中迅速崛起,2012年才剛出現,2018年成交量已達1,760億美元。它的確讓一些貸款者與借款者受惠,但也因為缺乏監管而化為災難。成千上萬名不懂貸款違約風險的散戶投資人,就這樣失去畢生積蓄。其中最臭名昭彰的就是現已倒閉的「e租寶」,它用龐式騙局從90萬投資人手中騙走78.2億美元。此外,還有某些P2P貸款機構雖然並非詐欺,但利率過高,而且有時候會用暴力討債。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教授錢宗鑫在今年2月對《德國之聲》表示:「本質上,很多P2P貸款機構都跟高利貸沒有兩樣。」今年2月,中國最大的P2P貸款平台之一,坐擁22萬借貸者與145億人民幣貸款餘額的「團貸網」突然崩潰。數千名憤怒的抗議群眾圍住東莞市的公司總部要求退款。這種破壞社會穩定的問題,如果不加以遏制,就可能演變為對政府的怒火。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就是被指責沒有從金融犯罪者手中好好保護人民。如今中國政府祭出狠招。它在今年2月從380家P2P貸款詐欺機構手中扣押15億美元資產,逮捕62名嫌犯。分析人士指出,截至今年3月仍在運作的1,021家P2P貸款機構中,只有10%可能活過這場打壓。中國貸款需求大 投資者難拒高利誘惑已開發國家的監管機構與政府當局,通常都對金融科技業軟硬兼施,一邊鼓勵它們在現有金融體系中順利營運,一邊盡量從它們手中獲取利益。中國也用類似的方法,但異常的國情卻讓該業誤入歧途。中國不僅貸款需求龐大,儲蓄也過剩,優秀投資標的數量不足。因此,荷包滿滿的新手散戶投資者,往往難以抗拒某些P2P平台開出的高報酬。隨後的混亂局面促使中共當局利用威權嚴加查緝,防堵災難擴散。但輸家仍舊會比贏家多出更多。中國政府正在草擬新的P2P貸款規範,設法穩定這個行業的亂局。在新規定下,許多平台可能得仰賴投資機構,不能繼續從散戶吸金。某些平台則可能必須轉為基於網路的小額貸款機構。而且所有平台都得準備一般的風險預備金和備抵呆帳費用。不過P2P貸款並不會消失。中國的貸款需求太大。該行業一旦走上正軌,就能讓私人公司營運得更順利,那正是政府的重大目標之一。虛擬貨幣正夯 中國官方試圖掌握區塊鏈技術但加密虛擬貨幣就不一樣了。中國政府正在密切關注這項新興金融科技。中國在2017年9月是最大的虛擬貨幣市場,約占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90%。比特幣礦工利用內蒙古等偏遠省分的低廉電力挖礦。看好虛擬貨幣的人,當時都對中國的活力盛讚有加。2017年秋季,政府開始放話打壓。當時科技樂觀主義者則斥為空談,認為北京只是說笑而已。但中國監管機構完全沒在開玩笑,它們禁止人民用法定貨幣購買比特幣、禁止虛擬貨幣公開募資(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然後封鎖了所有加密虛擬貨幣和ICO網站。到了2018年7月,中國關閉了88家虛擬貨幣交易所及85家ICO交易平台,人民幣在比特幣交易中的比例不到1%。虛擬貨幣並不像P2P貸款、行動錢包、網路銀行那樣,能符合中國政府的政策目標。而且它的匿名性與分散性,還會威脅中共控制金融體系的能力。當然,虛擬貨幣可以像中國政府擔心的那樣用於洗錢。但更重要的是,在虛擬貨幣被打壓之前,許多中國人都用它來規避嚴格的資本管制。現金一旦轉換為虛擬貨幣,就成為區塊鏈的一部分,監管機構鞭長莫及。不過,在能確實控制的前提下,中國政府依然對虛擬貨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很有興趣。相關產業也正在該國蓬勃發展。中國的研究公司「鏈塔」指出,該國的263個區塊鏈計劃高居世界之冠,占全球的25%。看來我們只能等著瞧,這些由政府主導的大型計劃(甚至包括一些監視人民的計劃)會不會讓這種科技碰上了中國當局,就無法產生原有的去中心化效果。區塊鏈投資公司Kenetic的常務董事朱沛宗今年4月接受路透社採訪時,以一句話概述了中國政府對加密技術與區塊鏈的態度:「我認為中國只是想『重新啟動』加密技術產業,把整個產業納入它的管制而已。它之前對網際網路就是這麼做的。」(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研究員)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Are Hong Kon..
new! COMPUTER SAY..
new! China Still ..
new! 兆豐銀行打造最佳海外獲利..
new! 新光銀行走出分行、走進客..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75901
108.06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4期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