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特別企劃

特別企劃

三面向布局海外金融業務

108.05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3期 / 撰文:賴威仁

三面向布局海外金融業務台灣銀行業培養國際生力軍
因美中貿易戰摩擦、英國脫歐等紛擾不斷,使得全球經貿成長動能明顯轉弱,在此嚴峻外在情勢下,台灣銀行業者在海外布局的策略上,仍積極找尋新的機會點,透過策略合作或者是投資參股,努力擴大國際生力軍的實力。2008年金融海嘯時,許多歐美金融機構因跨境金融活動而產生資金調度的流動性問題,進而導致部分金融機構倒閉或遭政府注資接管。其後,各國金融監管機關對於跨境的金融活動監管逐漸增加,使得國際銀行開始著重以「現地籌資」的方式來提供當地客戶金融服務,影響所及,先進國家的跨境債權占GDP比重逐漸下降,而開發中國家的本地債權占GDP比重卻有逐漸上升的趨勢,顯見國際銀行為了規避跨境金融風險,逐漸朝向「以本地資金、支應本地需求」的方式來發展金融業務。切入新興國家發展金融服務在此情況下,原本處於金融業領導體系的北方工業國家(The North),撤出許多對於南方新興國家(The South)的投資,另一方面,也促成了南方新興國家間許多資本、技術與人才的「南–南合作」(South–South cooperation),降低北方工業國家在減少對於南方新興國家的投資與資本輸出後,所產生的衝擊。然而,也有部分南方國家擔憂這些新興國家彼此間的國際援助活動能否穩定、持續,且南方國家普遍存在的金融審慎監管經驗與力度較為不足,是否也會對當地的金融發展產生影響,從而降低其他國家將金融服務與科技導入新興國家的意願。但相對的,金融法制較為完善的新興國家,則會獲得更多國際金融業務的流入機會,進而提高國際資本在當地運用的效率性及完善度,特別是吸引在距離上、文化上較為親近的先進國家前來投資。上述產業情勢的轉變,正是金融技術領先的國家切入新興國家發展金融服務的良機。我國銀行業近年獲利維持高檔,主因即在於透過全球化金融案件的布局,分享全球經濟成長的果實。依據金管會資料,2018年我國金融及保險業名目生產毛額占GDP比重為6.83%,為2016年以來連續第3年成長。台灣近年在製造業外移的壓力下,GDP成長幅度有限,然而,金融業與其他服務業的占比卻有上升趨勢,顯見金融業確實在台灣的經濟發展上,占有重要地位,而這也和台灣金融業「立足台灣、服務全球」的產業發展模式有很大的關聯。國際大型銀行發展海外金融企圖心強再觀察國際大型銀行的發展模式,尤其是一些在亞太地區發展不錯的銀行,例如花旗、匯豐、星展、三井住友等,它們是如何發展地區業務的。以花旗為例,該銀行在19世紀初,從美國與拉丁美洲的貿易起家,隨著美國企業的全球拓展,逐步滿足客戶全球資金管理的需求;匯豐則是在19世紀中葉以香港及上海兩地為根據地,從進出口貿易業務開始,逐步擴展到專案融資等業務;星展從新加坡獨立後,協助工業發展的政策任務開始,並在國內合併新加坡郵政儲蓄銀行,逐步擴大規模後走向國際及亞太地區,並以東南亞及大中華區為主要業務重心;三井住友則是在過去日本金融業務停滯時,隨著製造業客戶將重心轉向東南亞國家發展,並將亞太地區境外業務的總部設於新加坡,顯示其發展海外金融業務的企圖心與吸納跨國金融人才的積極性。轉向服務當地潛力新興企業從上述國際大型銀行的發展歷程來看,在2000年以後,台商積極向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等海外地區拓展,台灣銀行業在當時確實是累積了相當大的國際化能量。可惜的是,當時我國銀行業海外據點拓展速度慢,錯失了許多服務商機,轉而讓許多國際銀行以地區服務團隊的方式,或是當地大型銀行接手了這些優秀企業的海外金融服務需求,成了與台灣失去聯繫的「海外無根台商」。因此,從產業發展的時機點來看,台灣銀行業目前向海外發展的策略,或許轉向服務當地具潛力的新興企業或是優質的海外無根台商,更能滿足銀行業授信的風險與報酬要求。從國銀過去海外發展的歷程來看,可將海外據點分成三大類型:一、國際金融中心據點:此類為我國銀行國際化最初設立之據點類型,諸如: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等金融大都會所在地之分行均屬之。這些城市由於匯聚了許多大型企業的資金需求案件,國際聯貸及投資行為相當活躍,在這裡可以找到一些國內較為陌生的企業,但卻擁有較佳報酬率的商品可供放貸、投資。然而,隨著金融業務的跨國服務需求提升,許多過去在當地才知曉的案件,後來也透過了大型銀行全球綿密的銷售網絡分銷至全世界,銀行是否在這些大都會設立據點,已非參與跨國金融案件的必要前提。此外,由於近幾年各國金融監理單位的法遵需求增加,分支據點營運成本遽增,許多金融機構早已開始思考這些據點對於母行的實際貢獻應該如何強化,才能合理化其設立據點的成本支出。二、台商服務潛力據點:此類據點過去主要存在於中國大陸,例如:珠三角、長三角的工業區。然而,近幾年隨著中國大陸本身經濟的轉型發展,許多製造業已經撤向更內陸的地區,如:河南、湖北等營運成本較低卻交通便利的地區,再加上大陸推動「一帶一路」的政策影響,許多主要貨運鐵路沿線也逐漸開闢了輸往歐洲地區的商品工廠,這樣的發展模式開展了許多內陸、邊境的經濟特區,帶動了當地工商業發展,使得過去設在沿海地區據點的服務功能日漸降低。東南亞部分,除了過去大家所熟知的越南、柬埔寨等台商聚集國家,近幾年印尼、菲律賓和印度也積極引入資本擴大製造業基礎,雖然這些國家由於基礎建設較為不足,加工製造區大都設於港口附近,但由於土地、人工成本尚能接受,也已經有不少台商前進當地設廠,我國銀行也隨後進駐當地,成為台商服務的潛力據點。三、參股或海外合資子公司:目前我國金融業者採取此類的發展案例較少,大都是以參股設立子公司或是以策略聯盟方式進行合作,規模並不大。過去國內銀行與當地金融機構的溝通較少,彼此相當陌生,再加上許多新興國家目前的徵信系統尚未完備,合作方式不易談定。儘管如此,這類型的合作在新興國家已經相當普及,尤其是中國大陸許多網路金融巨擘(阿里巴巴、騰訊)都在積極以提供金融科技新技術的方式,來合作參與新興國家當地金融業的發展,就務實面來看,這些合作模式可說是具有雙贏的機會,主要原因是,一方面當地的金融機構藉由國外已經發展成功的模式,導入當地蒐集資訊,藉由金融新技術補足一直以來無法完善建置的企業及個人徵信資訊;另一方面,外國金融機構藉由當地金融服務的成功拓展,得以合作推展金融商品,達到擴展批發金融的效果,也達到了投資獲利,同時提振業務的最終目的。從獲利的角度來看,不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換言之,銀行海外業務的營運良窳及據點數量、型態並非最重要的考慮因素,而是業務量所帶來的獲利,甚至是策略合作、股權投資所帶來的收益。過去曾聽到外資銀行高階主管感嘆,早期到中國大陸投資設立分支據點,獲利效率還不如當時在五大行營運發生困境時,參與增資所帶來的投資獲利。以同樣的思維,或許我們可以應用在國銀參與一些新興國家金融業的機會上,畢竟台灣在國際的影響力有限,直接到海外涉入大型金融案件或許力有未逮,但我們可以清楚地察覺,我們現有的金融實力,應可透過與當地金融機構合作的方式,來加強服務我們當地的台商客戶,或許這比國銀以有限的人力,直接到陌生的國家設立據點的方式更穩健一些。開拓東歐、南美潛力發展市場最後,歸納而言,海外金融業務的開拓方式十分多元,各國隨著經濟發展程度的差異也存在不同的業務拓展方式。以美國而言,過去金融業務常圍繞著紐約進行企業聯貸、外匯交易,隨著當地法遵成本的提高,國銀也有逐漸轉向其他具有產業發展特質的地區設立分行的趨勢;再從國際區域發展來看,雖然亞太地區仍是國人參與業務最深、最廣的地區,而其他具有經濟發展潛力的地區,例如:東歐、南美洲,也曾是國銀嚮往的投資區域,但就現實狀況而言,仍受限於國人在當地產業發展的密集度不高,直接設立據點獲利可能有限。然而,這些區域在整體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的前提下,未來將是金融業具有良好獲利的業務區域,期待未來國內金融業可以在這些區域以直接、間接的方式,創造更多業務發展與合作的機會,引領國內業者至當地參與經濟發展之良機。(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TTB'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US Banks: Sh..
new! Is Japan's '..
new! Brexit: A Ta..
new! An Insurance..
new! 敲開金融業中東歐龐大商機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72799
108.05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3期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