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重新建構風險認知觀念

108.05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3期 / 採訪、撰文:紀翔

重新建構風險認知觀念打造新金融文化
台灣民眾以「儲蓄」的觀念,把錢放進壽險公司,希望保本保息,但卻未透過保險達到抵禦未來的功能。趁著IFRS 17即將實施的時刻,保險業及國人都應該重新建構保險的體質及概念,讓保險可真正回歸其本質。 在各界都擔心台灣壽險產業可能面臨未知風險時,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表示,這期《台灣銀行家》花了極大心力,嘗試消除社會的焦慮,理性客觀地從各面向去探看台灣壽險業的問題,尤其在看完相關報導及與保險業大老親自對話後,黃崇哲說:「其實我並不擔心這產業會有立即的風險,台灣還有時間去調整!」黃崇哲進一步指出,畢竟大部分的保戶都是用儲蓄、非生活必需的資金去投保,並不會有立即提領、解約的風險。現在的問題,在於有多少民眾是以「儲蓄」的觀念,把錢放進壽險公司,以為最終會保本保息、安全下莊,但民眾實際需要的風險轉嫁,卻沒有透過保險達到抵禦未來的功能。矯正錯誤觀念 了解保險真實意義黃崇哲認為,應用更高的角度去看台灣保險業的問題,無論是投資海外,造成極大的匯兌損失風險,抑或是接軌國際財報準則IFRS 17,政府、保險業及市場都已意識到台灣保險商品結構必須重新調整,進而導正銷售機構,以及保戶對保險的認知,才能從資金流入面、壽險業根本體質及經營方式去調整,降低未來的損失及不確定的提存金額。西元2000年之後,台灣經濟成長率一直無法回到二位數,甚至一直在低檔徘徊,除了不動產投資外,很少有金融商品可讓民眾放心地保本、保息,這時候壽險公司衝出來拚保單利率、宣告利率,吸納大量資金,民眾只能看見利率的比較,無法理解保單背後的種種設計與假設,更沒有辦法判斷這張保單是否真的可靠、適合自己。常在學校課堂上教導學生的黃崇哲,談起了保險法第一條開宗明義的定義,保險意涵即「保險是當事人約定,一方交付保險費給他方,他方對於因不可預料,或不可抗力的事故所致之損害,負擔賠償財物之行為」,那是保戶付費給保險公司,將風險移轉給保險公司承擔的概念,跟現在台灣壽險市場的真實風貌早已大相逕庭。「台灣民眾有多少人投保之後,了解自己是付費,將生命的風險移轉給金融機構?」黃崇哲再三強調,風險移轉是要費用的,這是台灣金融教育很大的不足之處,雖然台灣自豪中小學生有很強的數理演算能力,但實際上民眾對金融商品認知不足,尤其壽險公司競拚保單宣告利率時,到底保險公司安不安全?消費者單靠主管機關的法令要求及監理,去確保金融機構安全或有無正派經營,但自身卻忽略對金融品牌的認知,以及查核的能力,只能從名目報酬率決定金融商品。這好比在夜市買雞排,民眾就選擇看起來最大塊的,卻不清楚攤商用什麼原料及用油,在選金融商品時,若也只看利率,黃崇哲直言:「那麼大家以為很安全的資金去向,可能沒有想像中安全!」支付合理費用 提升因應風險能力黃崇哲形容,在政府多年宣導及民眾長年投資後,都理解投資有風險、有賺有賠,卻沒有人提醒,投保保單也可能有風險。民眾應該回頭去思考,為何壽險公司可以宣告比銀行定存更高的利率?壽險公司去承擔較高投資風險時,民眾買的保單可能因遙遠的一個國家經濟或市場出問題,連帶影響壽險公司的體質,當初投保時相信一定會給的利率或承諾,將變得不確定、不安全。細究民眾將大量資金轉往壽險公司,主要是台灣人努力賺錢、累積國民所得的同時,卻欠缺去化資金的管道,因此出現「壽險商品基金化」、銷售保單成為銀行主要手續收入來源等種種怪現象,民眾對保險的認知偏離原本該有的風險移轉、大數法則,同時又欠缺對保險公司與保險商品的判斷能力,才造成壽險保費大量成長。「其實台灣民眾對未來因應風險的能力,吝於付費」,黃崇哲以自己為例,與一般民眾相比算是相對熟悉財金領域、又出任金融研訓院院長,但最近在繳清房貸後,似乎就沒有繼續投保住宅火險及地震險的必要,結果銀行行員對他說:「院長,你買保單,不是為了房貸,是為了保全你的資產。」這點讓他開始思考,當初投保火險、地震險時,真的只是為了保全貸款的目的?難道不是防範房子若不慎因失火、地震毀損,可有緊急資金因應生活必需或重置房屋嗎?這不才是保險真正的功能?亦常有人問黃崇哲:「院長,我老公的保險比我多好幾倍,他的命真的比我值錢嗎?」其實這些對保險的謬誤,深植在國人已習慣把保單當成資產、當成金錢價值,更習於保單一定要領回、一定要「賺到」,忘了保單原始的意義是在遇到風險時應有的風險移轉規劃;放眼到國家高度亦然,台灣的高速公路與基礎建設等,在遇到海嘯或大地震時,有沒有足夠的保險可以重建、補償損失?國家有沒有善用保險的方式,去移轉財政支出的風險?「當保險被當成理財或重要投資工具時,大家就會忘了保險應該是用來移轉未來不可預知的風險。」黃崇哲在訪談中多次提到這個概念,強調台灣應該要重新教育民眾及保險從業人員,「我覺得現在是很好的時機!」利用這次壽險業匯兌成本大增、發不出現金股利、各金控不敢併壽險公司的當下,重新檢視台灣的保險產業,重塑民眾對保險的認知。加上金融科技發展與大數據演算等技術不斷精進,未來保險應更細緻,如弱體保單,讓更需要保障的人能用合理的價格取得保障,重新找到可發展的商機,也能提升金融從業人員的報酬與附加價值。資金運用更有效益 產業轉型好時機另一方面,去年壽險業出現2,323億元的匯兌淨影響負數,及全球採用IFRS 17可能面臨的增提準備金壓力,正好讓台灣可以集思廣益,壽險業資金是不是要這麼大量流向海外投資,可否多一點引導到國內?黃崇哲舉出日本的財政投融資政策,似乎是台灣可以參考借鑑的方式,就是藉由政府提供些許的保證,引導資金投資基礎建設、長照及國內相關重大投資。在課堂上,他常反問學生,「生活上有沒有覺得不便,需要政府去投入建設的?」但學生都答不上來,大家覺得外出就有捷運、公車,日常已相當方便。但我們看看一些例子很快可以聯想,像是日本或美國,水龍頭打開就能喝,法國也有再生水系統;又比如國內多數房子無法對抗7級以上地震,還有,如果我們把漏水問題處理好,同樣免去另建新水庫等等。黃崇哲認為,如果現在沒有遠見,沒有增加固定投資,那台灣就無法在2、30年後有新的面貌,只會有越來越舊的房子、危樓,以及退步的生活環境。又如台灣面臨老年化社會,與其活到80至100歲,但最後10年都躺在病床上,跟只躺3個月就告別,對人生及政府財政負擔都是不同的意義,黃崇哲說,如果年老時,可以依靠年輕投保的保單去享用健身房,強化肌耐力,透過訓練延緩失智等;抑或如保險業建議,把一些低度利用的國小、國中校舍,拿出來做長照設施,引導保險資金去興建長照機構或相關設備,再搭配實物給付的長照保單等,可有效減輕政府未來的財政負擔。長照的健康促進、建構防災城市、更新基礎設施等,這些很明顯有需求的項目,未來政府若能提供一些保證能量,搭配民間或保險的資金,給一些固定報酬,就能提早因應及完成規劃。「現在是保險業很好的轉型機會」,黃崇哲認為台灣壽險業應維持現有的適當規模,不要再過度膨脹,否則就會像貪食蛇的遊戲,當尾巴越吃越長,終究會面臨卡住、難以回頭的一天,同時台灣需要發展的金融商品與金融市場還有很多面向,必須把資金運用到更有效率且更正確的地方。重建保險文化 讓大眾投下信任執照最後黃崇哲翻開桌上的一本書,用金管會副主委黃天牧著作的《臺灣保險業企業風險管理》中的一段話:「應思考新金融文化的建構,金融機構其實有二張執照,一是金融監理機關核發的業務許可的執照,另一張是社會大眾賦予的信任執照」,台灣保險業目前都有金管會給的營業執照,但大眾卻忘了也沒想過要去核給另一張信任執照,因為總以為政府會負責,以為保單買了就一定安全。即便是有多年監理官經驗的主管機關,同樣認為有必要從監管、法遵及社會教育等方面,建構新的金融文化,台灣對風險的認知,是金融文化中有必要重建的地方,保險業必須適度調整,提供民眾對風險移轉的正確觀念與工具。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Are Hong Kon..
new! COMPUTER SAY..
new! China Still ..
new! 兆豐銀行打造最佳海外獲利..
new! 新光銀行走出分行、走進客..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72799
108.05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13期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