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銀行家雜誌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政府與金融業合作推升巨災保險措施

107.11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07期 / 採訪、撰文:張舒婷

政府與金融業合作推升巨災保險措施落實另類風險移轉 金融業可以更有作為
為因應巨災風險,台灣目前行之有年的包括有產險公會旗下共保單位,與財團法人地震保險基金。而金融業也應將巨災風險納入資本適足率計算範圍內,盤點曝險程度,以求精準評估。對台灣人而言,管理巨災風險看起來已是刻不容緩的議題,不過,怡安(Aon Reinsurance Solutions)保險經紀公司董事總經理林高輝認為,從政府到民間,國人對巨災風險的意識都還有進步空間,但其實先進國家已有不少案例,值得我們借鏡。現在全球抵禦巨災風險的最主要管道,基本上仍以傳統的再保險為主,但美國、日本、歐洲等先進國家的經濟規模大,保險滲透率又已經相當高,隨著這些國家的巨災風險意識日益強化,以及近年來巨災發生的頻率持續攀升,既有的再保險承保能量已無法完全供應其所需量體。再者,主要經濟體紛紛實施QE(寬鬆量化政策)後,全球流資氾濫,這些資金投資、配置於不同資產的需求升溫,對於報酬率的期待也不同於過往。在這些條件下,諸如巨災債券、抵押再保險(Collateralized reinsurance)等資本市場商品便應運而生,一般稱之為另類風險移轉(Alternative Risk Transfer, ART)工具。ART與傳統再保互補 承擔機制更穩健我們可以說,ART是一種動態整合的風險管理策略,與傳統再保險形成互補關係。對某些國家或區域而言,傳統再保險可能有承保能量不足、提供保障的時間過短、承保風險範圍不夠廣等問題,這時便能選擇ART的項目,透過資本市場的力量,使巨災保險的風險承擔機制更穩健,同時也不失為另一項獲取報酬的好管道。在這些ART選項中,一般人最耳熟能詳的是巨災債券,台灣也不是完全沒有參與到。2001年,美國爆發911恐怖份子攻擊事件,造成國際再保險業者巨額損失,承保能量銳減,再保費率上揚,2003年8月,台灣第一張針對住宅地震風險的巨災債券正式對外募集,一方面藉此國際市場再保險費高漲時,將地震巨災風險有效移轉由國外資本市場分散;另一方面學習國外巨災風險證券化實際交易之寶貴經驗。當時台灣還成為亞洲繼日本之後第2個發行巨災債券的國家,只是後來因為價格上不如傳統再保險有優勢,後來便畫下句點。這樣的結果,固然與台灣的經濟規模相對小,既有的再保機制便足以滿足其管理巨災風險的需求有關,不過,歸根究柢而論,仍然多少與國人面對巨型天災的風險意識尚待強化,而巨災風險管理的普及度與深入程度仍然不足有關。日本、澳洲均由政府扮演驅動力量「很多時候,政府真的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林高輝舉農業保險為例,先前學界與業界喊了許多年都沒有起色,最近2到3年終於有崛起之勢,「真正的driven force(驅動力量)還是因為農委會、金管會等相關部會開始積極支持與推動。」而政府也開始著手訂立農業保險的專法,將成為保障農民抵禦天災風險、穩定經濟收入的重要基石。比較一下不同國家的政府單位作法,便可以感受到差異。比方說,幾度深受森林大火、洪水災害所苦的澳洲,對於管理巨災風險便甚為講究,只要點進澳洲每一級政府單位的官方網站,基本上都會看到一個專屬於巨災風險管理的頁面。政府不遺餘力,以身作則,民間自然也能體認到其重要性。再看看日本的例子,今年9月,第21號強烈颱風「燕子」為關西地區帶來災害,位於大阪灣的關西國際機場被海水淹沒,聯外橋樑交通受阻,導致機場機能癱瘓,國際線幾乎是完全中斷。儘管損害如此嚴重,但由於關西機場一直有購買營業中斷保險,故此番可以獲得保險理賠,在恢復營運的過程中,不至於太擔憂資金來源。反觀台灣,政府推動各項基礎設施的經驗已經算相當豐富了,但這麼多年來,因應巨災風險可能衍生的財政衝擊問題,政府尚未妥善運用成熟而有效率的保險、風險資本等市場作為後盾,甚為可惜。林高輝指出,倘若發生大規模災損,基本上,政府最常採取的作法就是自掏腰包、舉債或編列特別預算。不過,國家財政不若以往寬裕,是否適合繼續採取這樣的作法,值得商榷。參考日本農業共濟模式 落實政策性保險以台灣的現況而言,以法人為單位,為會員公司或組織成員統籌管理風險分散事宜、投保巨災再保險等,是可行的作法,國內其實已有行之有年、做出正面示範的案例,像是產險公會管理的共保單位、核能保險聯合會,還有財團法人地震保險基金等。以金管會保險局轄下的地震保險基金為例,其模式是民眾向保險公司投保住宅地震基本保險之後,各保險公司承保之住宅地震保險業務全部分予地震保險基金,再由地震保險基金統籌分給共保組織、地震保險基金本身、國外再保業者及政府等進行承擔。一旦發生地震,該基金就必須向應負責承擔之共保公司、再保業者或相關單位協調理賠事項、管理天災風險相關業務等。除了台灣,現在日本也有成立類似這種運作模式的日本地震再保險公司(Japan Earthquake Reinsurance Co.)。另外,林高輝認為,除了國家舉辦的社會保險、民營的商業保險之外,日本幾乎遍及各個領域的共濟(互助保險)組織,是頗具特色的單位,也是日本的天災風險管理體制中相當重要的一個環節。在日本,互助保險的滲透力相當高,幾乎深及各個地方及職業團體,互助保險的組織團體已達兩萬多家。其中規模最大的是JA共濟(農業協同組合舉辦的互助保險),其規模幾乎可與世界上前幾大的保險公司媲美。其辦理的「共濟事業」分為二大類:第一種稱為「農業共濟」,包括辦理農作物、家畜、旱作、果樹、園藝設施等有關的政策性農業保險,由農業共濟組合(農業保險合作社)依照《農業災害補償法》相關規定辦理。農戶向共濟組織投保後,僅付一部分保費,大部分由公家單位承擔,保費通常會補貼農業信貸、農業災害救濟等項目;第二種為「農協共濟」:以辦理人身及產物有關的一般保險為主(其中也包含地震保險),由農協依照「農協法」相關規定辦理。日本主要的保險公司及共濟組織也發行巨災債券,倚賴資本市場承擔巨災風險。2011年,日本遭311大地震重創,被喻為日本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天然災害,當時其JA共濟所屬的Zenkyoren便是透過巨災債券,短短一個月內便快速籌得3億美元的理賠金。可見,若是有心好好推廣、運作,在關鍵時刻,類似這樣的單位,可以發揮重要的作用。巨災風險應納入RBC 可量化評估標準站在金融界的立場,除了政府可以好好思考整個巨災風險管理的架構外,台灣的金融業者也有可以改變之處。金融業者第一個該落實的項目,當然就是把巨災風險納入風險管理範圍內,這當中不單包括自有資產遭受巨災損失的風險,也應當要考量巨災可能引發的兩個風險情境:一是企業與個人放貸客戶因為大規模巨災導致大量的建物、設備、產線受損而使許多客戶在同一時間失去還款能力的信用風險;二是巨災後資本市場因整個產業鏈普遍性受損而連帶影響股、匯市表現的市場風險。建立起巨災風險管理的流程、風險移轉的計畫。現在很多銀行或許並不自覺可能暴露在巨災風險之中,但實際上可能早已超過自己可承受能力很多。當然,以銀行為主體針對上述巨災造成的自有資產風險、信用風險、市場風險等,購買相關保險或巨災債券等保障也是可行方式之一,這一點目前國際保險市場及巨災風險資本市場已經可以提供解決方案。但這可能需要政府來帶頭推動,祭出一些配套措施,讓金融業有更多的誘因將巨災風險對策納入風險管理體系之中,例如將巨災引發的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情境及對策加入資本適足率的計算範圍中。落實第一階段後,還得建立評估天災風險的具體、客觀標準,而且應當是可以量化的,其概念接近金融業者的內部模型與壓力測試。以銀行來說,首先必須評估各式天災可能造成公司本身及放貸客戶整個portfolio的建物、設施、營運中斷等潛在損害金額與相對應的發生機率,再進而深入盤點兩個區塊的曝險程度,一是放貸的客戶萬一遭逢天災的創傷,違約的機率多高?二是公司本身的資產一旦受損,又會造成多少公司損失?以台灣天災的複雜程度與現行銀行業者的專業來說,銀行可能還無法自行精準評估或規劃風險對策,必要時,可以尋求第三方專業機構予以協助,在這方面再保險產業(包括大型再保公司、國際再保險經紀顧問公司及天災模型業者)已經有成熟的工具與豐富的經驗,可以提供解決方案。

文章分類

名家觀點
封面故事
特別企劃
Banker's Digest
精選
影音專區
綠能
都更
長照
文創
金融科技
全球經濟

最新文章

new! 關稅戰無助於解決貿易赤字..
new! Taiwan Must ..
new! Fintech with..
new! Who Will Fil..
new! Individual A..

訂閱雜誌

購買本期雜誌

356432
107.11台灣銀行家雜誌第107期繁體中文、台灣金融研訓院

封面故事:天災 最賭不起的風險今年夏天,台灣得到上蒼特別的眷顧,生成的颱風皆未過境釀災,然而天象愈來愈難測,下次天災何時會來?企業與民眾不跟老天賭了,認識風險、掌握風險,才能保護你的生命及財產。內容大綱:總論篇14 建立國家風險管理體系 三道防線管控 政府與全民需各司其職18 2017年全球重大氣候異常事件20 極端氣候對銀行業的影響 氣候變遷應納入營運決策 方能永續經營24 專訪保險事業發展中心總經理金肖雲 發展巨災保險 跨國合作不可缺金融篇28 APEC最新倡議 巨災風險財務管理 防範公共資產巨大損害32 政府與金融業合作推升巨災保險措施 落實另類風險移轉 金融業可以更有作為35 加強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