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推減重活動不稀奇,銀行推紅利積點換贈品也不稀奇,但如何將這些與CSR做有效連結?國泰金控以對CSR的熱血,化為企業DNA個人都有機會盡自己能力服務社會,這心意也在漸漸擴散中,牽引更多人加入,一起為我們的土地盡心盡力。

 

  減肥到紅利點數都能鏈結核心職能與公益,國泰金控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活動多元又豐富,就如大滷的料多味美又親民,國泰金將CSR結合金融業核心職能──投資與授信,要讓CSR成為企業最堅實的防毒軟體,實現企業永續(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CS)的願景。

 

減重+公益 成就偏綠電收益

你瘦了!」是不少人近期見到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的第一個反應,他也不吝分享秘訣就是「餐早點吃、上少吃澱粉,11點前睡,天適度運動」。配合走路,讓他成功7公斤

 

集團減重活動起因於當年李長庚還在銀行擔任總經理時,銀行職安部同仁統計健檢報告時發現三高的指標偏高,所以建議銀行舉減重活動,他則請金控主管找各子公司一起規劃擴大舉。畢竟員工的健康照護是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之一,於是國泰金於4年前開始了「大腹翁小腹婆減重競賽」,減重活動自第二屆開始結合社會公益,且活動對象也從集團向外擴散,即員工、眷屬、保若成功減重1公斤,國泰金捐出100元給公益團體裝設太陽能板,再將太陽能板生的賣電所得,回饋給公益團體。

 

減重活動累計4年,吸引超過4.1萬人參與,共減重7萬公斤,尤其,結合公益後,累計近3年的油成效,已助屏東縣新埤鄉萬隆村新來義部落完成太陽能板基地的建置,裝置發電容量達99.6瓩。平均年發電量為11.5萬度,創造將近42萬元的綠電收益,這筆長達20年的售電收益,總額估算可超過800萬元,將捐給老人服務公益團體。

 

企業推減重活動一點都不稀奇,但國泰金總想著如何擴大並延展影響力,讓更多人受惠,所以原本只是集團推動的員工減重活動,迄今已擴及員工眷屬、保以及合作廠商員工,減重活動也從最剛開始的員工照護,到今天已與環境保護、社會公益鏈結。

 

紅利點數造福弱勢基本食糧

許多發銀行都有紅利點數捐贈做公益,國泰優惠App紅利點數捐贈,讓信用人更清楚了解紅利點數可兌換為多少白米或水餃,並選擇贈與的對象,激發持人踴躍兌點做公益,以實際行動力挺國泰金CSR活動,讓2017年原本預期累積100萬點的目標,最後累積近700萬點的成績,超過1,000包以上的米及水餃,送到了社福團體的手中,去年與食物銀行合作推動第二波紅利點數捐專案,累積多達2,010萬點,匯成3,526個食物箱,讓超過3,000個家庭獲得一個月基本食糧。

 

了解位員工對CSR可能有不同的實踐方法,國泰金鼓勵員工透過「創新提案平台」推動更多CSR活動,例如一位來自國泰人壽團險部熱愛音樂的女性員工,透過集團的創新提案平台,希望藉由音符轉化為關懷行動,在醫院、養老院與偏進行音樂義演,這個圓夢計劃在公司部獲得不小的響應,吸引多達百名國泰員工加入,如今在國泰金的支持下所成立的「國泰追光者義演團」,已在全台醫院、養老院與偏進行多達百場的音樂義演。

 

員工將CSR化為DNA

其實,社會公益只是國泰金CSR中的一小環,從幸福職場、人才競爭力、照顧銀髮或弱勢族群,到公司治理、積極參與CDP碳揭露專案)、落實綠色採購等環境友善,國泰金做的CSR項目之廣、之多,令CSR評審委員不禁眼花撩亂,經常有人問李長庚:「國泰金CSR做得非常好,可是有時候看們做這麼多,我都不知道焦點在裡?」

 

李長庚回答:「做一頓法國菜,跟做碗大滷所需的食材數量可能差異不太大,但兩者的價格差很多,大滷便宜又大碗,個人都吃得起。」他,「國泰金當然有能力做法國菜,但國泰金海外有5.4萬名員工,當員工把CSR化為DNA時,對CSR會有不同的發想,國泰金若只聚焦幾個項目的CSR,恐無法滿足同仁的各種發想,既然同仁可以CSR,且遍地開花,why not!」

 

李長庚強調,國泰金推動CSR的初衷是為了企業永續發展,而不是為了得獎,「得獎應該是做好CSR就水到渠成的事情!」也因此,他把國泰金CSR比擬為大滷,希望CSR可以接地氣,落實在社會各層面,實現社會更美好、環境更永續、企業核心職能更提升等願景上。

 

除了員工照護與公益活動結合核心職能外,國泰金本業更要導入CSR,作為企業永續發展的基石。

 

以行動力挺綠電

如國泰世華銀行推出太陽光電綠能融資專案,2011年成功理全台第一筆太陽光電融資,不僅是國綠色金融領域先驅,如今市占率更超過2成,成為國最大的太陽光電融資銀行。2015年底,國泰世華銀行成為台灣首家簽署赤道原則(EP)的銀行,要透過授信對環境、社會起到保護作用,緊接著2016年更主導完成國首宗依赤道原則架構的離岸風力發電專案融資。

 

看似感性,其實授信與投資的背後,更多的是國泰金對股東、客負責任、對維護環境友善的密理性評估。李長庚,儘管太陽能業在2011年時,是四大「慘」業之一,但基於台灣對乾淨能源的需求、有助改善農村面貌、改善農家生計、協助政府減少對廢耕休耕農地的補貼以及銀行發展綠色金融的機會等考量,在台電長期穩定的電價收購機制下,讓國泰世華確信太陽光電融資是門可以創造多贏的生意。

 

李長庚 就如當初投入太陽光電融資,對於離岸風電這個陌生的領域,國泰世華也是選擇先研究,再評估國推動的可行性,當確認離岸風電成功機率很高後,國泰世華銀行便以行動力挺綠電。

 

但研究不一定能化為實際的收益,尤其離岸風電融資金額大,台灣無過往先例可循,也因此,即使現在仍有不少銀行業者選擇先場邊觀望,相較之下,國泰世華早於2015年創設「專案融資諮詢部」,為台灣金融業中第一個專案融資專業團隊,國泰世華銀行為什麼願意做這個投資?

 

「我們比較(台語呆的意思)。」李長庚笑,以國泰世華首宗離岸風電聯貸案來看,「25億元的聯貸案收益根本養不起這個團隊!」坦白講,專案融資團隊短期效益不高,「如果我們只計較短期效益,就不會幹這個事(養研究與專案融資團隊)。」

 

但李長庚認為,台灣需要乾淨能源,既然如此,國泰金控為何不早點起,先累積相關人才、數據、經驗,以利國泰金在離岸風電等專案融資領域發展更順暢,甚至有機會將類似經驗複製到海外或其他領域,且「因為同仁的努力,公司獲利年年增長,才能讓國泰金在做長期投入專案融資時比較有底氣!」到底,有錢就有底氣,才能讓國泰世華不短視近利,養專案融資團隊,成就他們今天備受肯定的專案融資作戰能力。

 

自國泰世華提供離岸風電融資後,緊接著國泰險也加入,成為國首家推出離岸風電保險的險公司、創投把綠電納入投資項目、人壽與企業合資設電廠、投信則募集私募基金,成為永續私募基金的先鋒,顯見國泰金對綠色金融的支持。

 

率先導入國際高標準準則

除致力綠色金融外,國泰金三大營運引擎:銀行、保險、資管理更率先導入國際高標準的準則,以實際行動落實金融業的企業社會責任,如子公司國泰世華銀行自簽署赤道原則(EP),確保授信不會對環境、社會造成重大潛在危害後,去年更進一率先宣布自願遵循聯合國所倡議的責任銀行原則(PRB),至於保險、資管理也分別自願遵循永續保險原則(PSI)以及責任投資原則(PRI)。

 

但是,這些國際高標準要如何落實、接地氣, 對公司營運生正面效益? 李長庚,「剛開始導入責任投資原則時,投資團隊覺得除了要扛業績壓力,現在還要買資料庫、投資前要先詢相關標準,等於工作負擔增加了、成本也高了,但漸漸的同仁了解到多了這個動作,不僅有助降低投資風險,起到保護公司的作用,有助績效的提升,且透過投資的選擇,還可影響被投資公司的ESG營運。」

 

「就消極面來看,責任投資就像防毒軟體,積極面則是投資好的公司,進而實踐社會共好、企業永續的目標。」李長庚,之所以有這麼多金融機構在景氣循環逆風時營運出問題,就是因為金融業是高槓桿行業,當最底層資品質出問題時,營運當然也會出況,而遵守赤道原則、責任投資等原則,可助金融業度過景氣逆風的襲,也因此,推動CSR,落實責任投資是金融業的防毒軟體。

 

李長庚表示,金融業吸收大資金,從事授信、投資的過程中,與各行各業有著緊密的聯,當金融從業人員把CSR化為DNA的一環,CSR概念就可透過金融商品或服務擴散至社會各層面,也因此,金融業雖非高耗能業,卻是最適合推動CSR的行業。

 

如今國泰金不只自己積極推動CSR,更要把CSR精神擴散至往來廠商等利害關係人,但不擔心往來廠商因此水土不服?李長庚,議合(Engagement)是國泰金CSR近年推動的目標之一,就如《道德經》所云:「和其光,同其塵」,即國泰金若要影響他人落實CSR,就必須用對方聽得的語言,跟他處在同樣的高度進行溝通。他期待藉由國泰金在CSR領域的經驗,向外伸出手,與其他企業一起並肩努力,可讓更多致力於CSR的企業被我們社會與全世界看見,實現企業與社會的共榮發展。

 

CSR是很熱血的!」國泰金副總經理翁德雁補充明。「將CSR導入金融業核心職能,需要核心職能、專業技能的輔助,尤其,當同仁投入陌生領域遭遇瓶頸時,只要想到這個項目可讓台灣更好、對環境更友善,就會激發大家更願意投入,因此,CSR是熱血的,而如今員工發起的CSR力量,是當初集團推動CSR時,始料未及的。」

 

從公益活動、環境保護到公司治理,國泰金正透過企業與企業、企業與員工間各種的交流互動,加乘擴大CSR的影響力,來外部的正向循環,創造環境與經濟共榮,達成企業永續發展的目標,更讓民成為最大受益者,可以生活在越來越美好的社會與永續環境中。